繼《失樂園》渡邊淳一之後,日本文壇「新官能派」小說天后
2013年直木賞得主櫻木紫乃。
描寫脫序的情欲,錯過必然會後悔的「怪物級傑作」

 

有劇情洩漏

 

首先

書封面封底(不是書皮,啊~要怎麼稱呼)是厚紙板,超。難。翻 (不忍心痛凹的詭異宅男)

大概凹個60度我就不行了哈哈~

第二是我竟然完全沒發現封面是女人的側乳(艸)

第三,我覺得這本根本一點也不官能派!

 

其實書的故事還算滿有趣的,以幸田節子的死亡做為開端,而後將時間軸倒回,將整體背景與經歷過的事件重新跑一次

所謂"官能派"可能是因律子(母)<->喜一郎<->節子(女)<->澤木(上司) 這個頗不現實的關聯,但性事描述極少,當沒有也是可以的程度

本篇書名「玻璃蘆葦」是出自節子所出版(老公金主)的短歌集的名稱,書內有提到為何要出版的原因:

 (p.40) 與其一直維持不死不活的狀態,不如進一次墳墓對彼此都好

 (p.40) 如果不置之死地做到再也無法修改的地步,就不可能創造新作品

原本這邊是喜一郎要對節子說明"作者不要沉醉在自己的文字表現中,需客觀的檢視作品"

但隨著故事發展,卻發現這幾句話除了短歌集本身似乎也意有所指

 

除了節子周圍複雜的人際床伴關係,本書內還有一個要角是短歌會的歌友倫子,以及他女兒真由美

短歌會似乎是社區還是貴婦們會集合起來討論短歌

節子與倫子的寫作風格迥異,風評也很兩極

節子寫的是以性愛為主題的詩歌,而倫子則是吟詠溫馨生活

在一次的討論會中,節子說到倫子「此人似乎以撒謊為樂」,但倫子聽到時似乎滿高興的...

而在洗手間意外發現真由美身上似乎有被家暴的傷口,因此節子(以及讀者)都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母親在家暴

且隨著故事發展,一張莫名的紙條說要暫時照顧真由美,更令人加深這種印象,殊不知其實是她爸下的毒手

並且發現幫忙照顧真由美的人是節子後,還設下自導自演綁票的戲碼,想趁機海撈節子一筆

結果最毒婦人心啊~(欸),被兩個女的下安眠藥殺了...(偽裝割腕自殺)

雖然我覺得滿扯的,應該驗個屍很容易發現有安眠藥吧,三倍食用量耶

還有好像聽誰講過割腕的根本不會死除非真的割到動脈(割超深),血要當噴泉噴的那種

而且更令人wow的點是,讓爸爸發現是節子幫忙的線索竟然是真由美所設下的,不是要陷害,是覺得能夠把她救出來的人就是節子

這根本孔明在世了嘛我的天 

這邊我會忍不住想起另一本書《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》,哈哈家暴父女黑幕,讓我戰戰兢兢地往下看,還好沒有

 

這邊也稍微提一下節子的女兒小梢,叛逆也會吸大麻,沒想到在幫忙照顧真由美時意外的有母愛光輝

不知道該說是母愛本能還是真由美天使,當然在後面這邊有個隱藏的真由美小彩蛋,有稍微將氛圍加分一下

 

還有這邊有段滿喜歡的:

(p.111)你可別以為不講話就會有人幫你,想要別人幫忙就要明白說出口,因為誰也沒那麼好心也沒那閒工夫,就算看到區區一個傷口,我既不會聽你擺佈也不會同情你,反正你搞不清楚自己哪裡有錯就先喊對不起了吧?你不會哭所以被揍得更兇吧?誰也不明白,其實痛過頭之後反而哭不出來。

這邊除了覺得真由美頗可憐也覺得節子真的是過來人啊~

 

掰惹威,隨著故事時間軸持續前進,時間會前進到節子死亡火災那晚

由於我太認真(又太不認真),所以到這邊看到在先前章節出現的句子才想起"啊對喔,節子在這邊會死"所以有點驚喜

一定是真由美家暴那邊的故事太精彩的關係!

 

節子就這樣,跟她女兒說要認真生活、決定把旅館交給俊子、接著又到老家拿個相簿順便"縱火",銜接到書的開頭

接近尾聲的重點有兩個,母女口角造成悲劇以及警察假說

算是頗有爆點的一個解釋收尾方式,貌似澤木在那個時間點也沒想到節子可能沒死

直接殺去倫子的麵包店,發現麵包師傅雖然長得不一樣,可是澤木就是有種感覺她就是節子沒錯

主要是在澤木說"幸田先生死了"的時候,那個女人有駐足停下來

而且在這整段,女麵包師傅完全沒講過話,可能整形容易整音難吧...

這邊又讓我想到另一本書,golden slumber,披頭四與宅配男什麼的,原因嘛~

 

原本有猜想,會不會是女麵包師傅才是倫子(因為有個女孩從公寓跑下來,滿親暱的),那個麵包店長是節子

因為一直覺得節子感覺就不像是會生小孩的女性啊~

不過那個女孩在書中一直描述"晦暗"的眼神,感覺完全不像真由美(書內把她說得可愛的咧)

除了否定掉我這個猜想之外,似乎還有什麼內幕的感覺...

總不會是又被家暴?(當初他女兒小梢也有說他眼神越來越晦暗)

還有就是結尾的高大男人,有人猜是警察,也有人是猜幫忙整型也是喜一郎轉院的醫生,原因是他有抬手問候

不過我覺得這邊把他當一個平凡丈夫似乎也可以?

看到路上一個人跟你太太講話(雖然太太不回頭),不過女兒有轉過來

嗯...應該是會稍微致意點個頭吧?猜想可能是前男友,順便恥笑他UCCU一下之類的(欸

我是偏向把節子把整個自己"置之死地"創作出"新人生",所以找個男人生個女孩這樣~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說她眼神晦暗,哇賽越打越覺得是不是真的又被家暴啊!(節子以前遭遇似乎跟真由美相同)

 

除了這幾個疑點之外,喜一郎是自殺又或是純粹車禍似乎也沒說白,他在車禍前一天有問一個喪夫員工的心情..

而節子為什麼覺得貍貓換太子的苟且活下來,或許也如同先前真的要"置之死地"才可以創作出"新作品新人生"

另外的一個小點就是,原本節子認為他對喜一郎沒有特別情感,但與律子談過之後...嗯,總覺得喜一郎昏迷後節子改變了很多吧

還有澤木偷藏律子照片那邊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那麼純粹

 

書內有兩次提到歌劇《卡羅索》,主要描述一個快死的女人要求昔日男友(有家庭了)陪他度過剩下的時光。(p.224) 在她死後,活著的人,被迫面對自己,為之抱頭苦惱,大家都無法好好悲傷,讓不得不繼續活著的人"暴露內心"就死了

在一些方面也可帶入喜一郎的死亡/昏迷,讓節子(跟澤木)的內心暴露出來(btw這是書中自己說的)

 

整體而言故事有趣、封面精美、結尾不錯,評價大約是4.2顆星的程度吧!

真由美過於強大的存在感,讓人覺得第二女主角是她,是說很多事件似乎都是從這開始

然後不禁在說一次真的被《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》嚇到了哈哈,感覺打了個預防針

而故事在寫到律子的事件時,由於是走兩線(節子與澤木)描述,也有可能是我沒看得很認真,在前期其實細心點就可隱隱約約發現律子事件的真相

而節子跟澤木這兩位好像還好...

母女丼的部分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?似乎就是個帶出故事的一個特別設定

 

挖賽,打完整個看過一次,發現這篇寫超爛

cku1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水山
  • 最後一句最中肯。
  • 真的,我都覺得我糟蹋這本書了欸

    cku100 於 2015/02/26 22:57 回覆